哎呀2吓此我了,你还好吗?”云端关切地问

- 编辑:admin -

哎呀2吓此我了,你还好吗?”云端关切地问


 来到人L6剧院,他们头丁开心果、香瓜十、饮料和口香粉。高雅抢着付钱,万端忿/l
“你足不足瞧不起我呀?高邪,以后要记仕,利男人一起山占不要抢着掏钱,这样男人会感
觉很投面子,很受伤。知道吗?男人的口尊心仔女人面前是很强的哦!“说完冲高犯一笑,
接过东西电己提上。看得出他是个很有绅七风度的男人,而是还是个体贴的人。
    高雅看着他,想说什么,嘴U都张开丁,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,她笑着摇丁摇头,值
个小妹妹彻匝从地跟仔人哥哥安后,亨受着兄氏般的照顾。心想有个可可还是蛮灯的,弥补
丁缺憾,终于有了有哥哥保护着的依赖感,很踏实。
    走进剧院,学而刘川防谈。下台阶时,山于高雅穿的是高跟链,桂xK是小拇指粗细,
高约二寸。一脚踩空,羌六跌下去,说a4迟,那BJ快。云端撂下手果的东西,一把将她拖住,
算是有惊无险,没有吓出冷汗来。
    “哎呀2吓此我了,你还好吗?”云端关切地问
    “还好[谢谢。”高雅认魂未定,娇喘着。
    这种近距离的接触,云端的异从她都能感觉得到,夹杂着灿中的气味儿。别宽厚的男
人肩膀和胸怀,给了她从没有过的安全感。真切,踩实。这种感觉神经在遥远的童年记忆且
来口父亲的怀抱,久违了的,仔抛牛命且几乎消失掉的,令人怀念日渴望拥有的蛮全感,忽
父市现,AII此汛暖。在她看来是那么珍贵,好像一种奢侈鼎。那种感觉,抓住丁就个以王弃,
好留恋。此aJ此刻,高雅个匀隧是白己冈为父爱的缺大所致,还是所有的女人都需要?
    云端慢慢松八抱忙高肺的手,共实,抱个一起足很短斩的时N。等高邪站定,彼此郁
有点儿不好怠思,当时,情急之F顾不了那么多,也来不及思考,高犯还足囚难为情而胎微
引,好在判)以K陆看个洁楚而部表情。
    等找到位十坐定,高雅发现订敏还没有到,就东张四单起来,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,
终于忍不仕问:“云端,怎么许敏还没有来呀?不会出事吧?不会不来吧?”
    “哦2许敏哪2哈哈!我忘记告Vf你了,她L、午bI东的时候就把票要占了,那张不足连
号,她说和别人内换个号淮备和她男地友一块看,个xK我们在一赵,今晚你恐怕看4;到她丁。”
万端毫个在意说着,注意力集小在舞台上。
    高抓听了,“啊”了一声。在心且暗晦坦怨许敏:这个讨厌的许敏,怎么这么会挑时M?
最怕单独和男牛在一起了,给我山难题?那足年龄祁差无几的年轻人,干入别齐心什么误会,
让人制造点儿花边新闻,引起K短流长…想到这些,灿仿佛觉得有一以眼睛奥名其妙地盯
着电己,如芒在背,立刻忠心4;安起来,身体个停地晃农动去,AII坐针毡。
    “怎么啦?不舒服吗?“云端关园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