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恋爱个是很作常吗?小雅这个年龄个谈恋爱J个什


  什L6话间,钥匙开门的声吉响赵,母米四次丁。
    “哎呀2你[—吗上了?也不说一声,让我们好担心?”父亲间。
    “担心什么?我又不是个孩子,该但心的你不上担心,该轩的你不管
母亲没好气地说。
    高雅心地明镜似的,  听出/Ah的粕L之意,懂得她的弦外之音。共是个想多况,揣着
明穴裴糊涂,免得母亲又刺3R一样乱刺一边,一千子力翻一船人,殃及无宰。
    “好听2不早了,都休息吧!”高邪先声夺人,不给母亲机会,说着就朴口巳的卧室走
云。
    高治也地忙跟着高雅囚卧室丁。
    母亲见人家散了,也只好陷同父亲NhF主
啊:让人挖肉一样心终。”
    “你去看歌舞丁?你个是最讨厌这类文艺节口吗?”
    “死根本就没有看。”
    “那你  吗上了?“
    “你说呢?跟以她呀:小邪恋爱了你知道吗?”
    “她恋爱个是很作常吗?小雅这个年龄个谈恋爱J个什常收
好事呀[还劳帅动众的,你也真是。”
    “你不但心吗?’
    “我担心什么?有什么灶但心的?小极有智慧、有恩想、有头脑,又美丽要什么有什么,
人见人爱。什么事情考虑得比uR们都周全,个况滴水个漏Dl,也很少失误。你就别跟着瞎操
iLl丁,LA个定你是越帮越忙,吧!呸nE
    “你猜我看到什么啦?”
    “什么?”
    “那男的他小雅广。”
    “年轻人嘛1恋爱神的男女都那样。
    “你年轻时利那个——也这样吧?”
“你怎么又提这个?一辈子念念不忘吗?有意思吗?”
“就有,有[你从火都没有爱过我。我.规匀瞪你心个舶15个
“好丁。有允没允。”
“你从来也没有真正忘记过她……你——”